当前位置:主页 > 一物一故事 >

               

[00:00.00]

县长公审泥菩萨
1931年,容县县长黄次轩突然带兵到容县石头镇大良村香火鼎盛的“邓公庙”,公审泥菩萨,查明事实后,令士兵开枪扫射,十数尊泥菩萨顷刻间粉身碎骨,震惊容、南、桂北四县,这是怎么回事呢?
这事得从大容山说起。
大容山位于玉林市之北流、容县、桂平、玉林等4县市交界处,山高林密,地形复杂。其中大容山莲花顶,又称梅花岭、高峰岭,海拨1270米,是大容山的第一高峰。东面山岭连绵,遥望望军山,西面是饭包平,与寒山相望,东南面可展望北流新圩与城区一带,北面瞰桂平的庞村、沙坡、六石等地。全山坡地50—60度,均生一米高茅草,山顶由五个小山包组成莲花形(梅花形)而得名,均系黑色沙石土。其中心位置称为连塘肚,分为内塘、外塘;内塘东西长约300米,南北宽200米,与外塘相连;外塘东西长约500米,南北宽约300米。
1921年北流县河村乡匪首梁川(花名懒头蛇,又称“烂豆豉”)与当时的新圩团防局长梁占元勾结,纠合土匪一千多人,在大容山以连塘肚为剿穴,四出打家劫舍,拦路抢夺,捉人勒索,至1926年曾扩大到大容山东部望军山一带(即张德利一伙),群众反映说,当时土匪养有二十多匹马,连塘肚叫“朝朝圩”,每天都有二、三百人挑担到那里做买卖,可见当时的热闹。
这批土匪,在邻近几县各乡镇还有他们安插的“耳目”。他们对富人抢,对穷人也抢!对富人,除打家劫舍外,更多是“捉参”。趁富人的小孩出外之际,捉住用毛巾塞嘴,放进麻包袋扛走。然后通知要多少金、银或巨额钞票才可在指定地点赎回。过期不给钱就“撕票”;对穷人,他们也同样狠毒。连几升米,三两只鸡,或几户共同的一头耕牛也抢。更可怕的是抢穷人生得漂亮的妻女,捉到贼巢,放进一排木笼陈列,按漂亮程度标上各种价格,由各匪徒竞争购买,收得的钱充入贼库。容县、北流、桂平三地的民众,对亡军贼恨之入骨。
1926年驻郁绥靖主任黄旭初率玉林、北流、容县的县兵和民团对莲花顶进行兜剿,将踞于大容山的“烂豆豉”惯匪击毙。其他匪徒,如:桂平沙坡乡朱开芝(花名石雷头),玉林小平山乡王雄等,带领残匪,转移到望军山与张德利匪股充帮。
望军山,在容县北面,海拨1143米,山顶由五个小山包构成,各山包之间的鞍部,形成30—50平方米的小平地。东面和南面均系荒草土山,有石头露出地面,北面和西面均系乱石并间一些小绝崖,丛生杂木,大块乱石底下,均有石隙能住5—10人,最北的小山顶,有两个石缝能住10—15人。东面和西面坡60度,南面坡50度。东面展望北流元常、茶垌、民乐一带,地势十分险要。
匪首张德利是北流民乐贺平村人,以望军山作为匪窝,原来与大容山莲塘肚贼匪王雄遥相呼应,有“东边张德利,西边烂豆豉)”之称,气焰十分嚣张。到处抢劫和捉人,把人捉去后,按其家中能出多少钱、粮,定出身价,限期赎取,过期杀之。当时大容山地区,几乎没有那一个村庄不遭过他们的劫害,仅容县石剑乡被抢劫的就有四十六户,烧屋五十四间,杀死六十人。张德利曾多次抢刧北流各处群众,据说曾抢刧到现在的北流镇河泉村位置。一年除夕年夜,河泉村一妇女起身看火煲米粽,到天光仍不见回,家里的人都说怎么看火一夜不回,后来得知是望军山张德利一伙米粽连人一起抢走。开价是10个錝银(大洋)赎身,不然撕票。最终这妇女因没钱赎身被杀。椐北流民乐贺平村群众描述,当时张德利一伙杀害“肉票”就是拉到望军顶悬岩上,从脖子上大砍一刀,然后一脚踢下悬岩。早年群众上望军顶摘米粽叶仍看到悬岩下很多白骨,由于白骨下面长出竹子,有些头骨还被长出的竹子串得高高在竹上的。可见当时张德利一伙的残忍。由于土匪的猖狂作恶,使得大容山的群众多少人“家破人亡,流离失所”。
“烂豆豉”被黄旭初击毙后,张德利贼匪仍不收敛,广西省主席黄绍竑下令容县、北流、桂平三县配合围剿,将土匪肃清。
容县籍的黄纬芳任北流县长,约同他的族上人——容县县长黄次轩及桂平县官民,共同订下三县剿平亡军寨的计划。武装部队与自愿来参加剿匪的民众同时出动,在火力掩护下,三县军民包围了亡军山。但他们不敢强攻,决定步步为营。在火力掩护下,先用柴刀一圈圈砍下灌木乔木,从山脚下开始,一天一圈。砍了半个多月,时值八月天,突然气候反常,未到冬天就凝霜结冰,军民吃住都在山,带来的都是夏衣,居然被冻死了几个当兵的(于是此处就命名为:亡军山)。一时大家有点松懈,山峰那么高,几时砍到山顶?加上官方似觉得有奸细混在伐木的民众队伍中,向山上的匪徒通风报信。于是他们合演了一出“公审泥菩萨”。一天,当官的抽回两排机枪手和步兵,带着三县军民代表来到石头乡大良村香火鼎盛的“邓公圣爷庙”。由两县县长主持,先让荷枪实弹的一批军警用枪对准泥神,然后由黄次轩宣布:“查:邓公圣爷,枉为神明,好坏不分,不佑我军民剿匪,反而让秋天就天降冰雪,冻死我军士数人,阻碍剿匪,实属罪大恶极,现判汝死刑,立即执行!”一声令下,机枪横扫,该庙的泥神被打得粉碎,震撼三县——后来这位县长对家人说,此举在于激励士气,吓吓那些为土匪通风报信或偷偷送食品的奸细和土匪头目。
第二天在火力的掩护下,伐木的军民又一圈圈向山顶推进。砍了一个多月,离山顶只有200多米。一日狂风大作,砍下的草木已干枯。三县军警一声令下,一齐点火。顿时烈焰腾空,大火弥漫满山红,直高过山顶。土匪们只有龟缩进石洞中,见土匪不肯投降,就扔进了大批手榴弹,一时轰隆隆地动山摇,土匪大多被炸死。少数冲出洞口,一一被擒。被抓到的土匪有40多名,被五花大绑押到石头圩边的河滩枪决。
从此,在20世纪三四十年代,玉林、桂平、容县、北流不再有匪患,人民得以一时粗安。

点击量:

上一篇:夏威诱杀汉奸

下一篇:叶琪智斗陆荣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