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一物一故事 >

               

[00:00.00]

夏威发威
众所周知,民国时期是中国历史上最为混乱的时期之一。各方军阀割据一方,名义上虽为国民政府的一部,表面上表示服从中央政府,但却各自为政,互不相妥协,更不允许相互越位。这个时期,这种情况,广西则表现得最为突出。李白(即李宗仁和白崇禧)占着广西,几乎成了“独立王国”,虽位居国民政府高位,却死死抓着广西,未曾有过一丝松懈。因此,军统(即国民党中央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)的人,几乎不敢(或不能)进入广西。
这种情况,一直持续到抗日战争的中期。1939年11月,日本的板垣征四郎第五师团攻破南宁,南宁沦陷。为了打探军情,另外夹带私愿,军统人员受命进入广西各地,其中包括南宁。期间,军统人员的工作也算卓有成效,打探到些重要的情报。1940年10月,第四战区组织兵力,军民同心,一举光复南宁,日军被迫撤出广西。日军虽然已撤出广西,但是一直盘踞在越南,对广西虎视眈眈,时不时还小范围侵入,令人很是头疼。
作为军统大领导,戴笠也很烦。他希望情报人员能进入广西打探军情,顺带摸一摸李宗仁、白崇禧等的情况,但是又碍于李白的压力,所以也不敢轻举妄动。直到1942年,高层才达成协议,允许军统进入南宁驻扎。于是戴笠立马安排别动军(即特别行动军)第三纵队入驻南宁。纵队指挥官为徐光瑛(广东潮州人,日本士官学校毕业生),副指挥官为邓匡元(广西宜山人,黄埔军校二期毕业,少将军衔)。纵队所辖三个支队,第一支队队长粱兆骥(广西北流人),第二支队队长戴恩湛(湖南邵阳人),第三支队队长李某某(广东梅县人)。
该军统纵队只有官员,没有士兵,级别最低也是准尉。由于全国身处抗战时期,都比较乱,李宗仁、白崇禧等也到处救火,根本就没心思过问这些人。所以,为了成绩,徐光瑛他们一到南宁,便四处活动了起来,很是横行霸道。他们以机密为由,做什么事情,几乎不和当地相关部门打招呼,更不说请示当地领导了。作为当时南宁市警察局局长,唐超寰一度很郁闷,因为军统纵队的人经常擅自在市内查户口、逮捕人,还时不时跑去旅馆、戏院捣乱,原本治安就不好,经他们这么一折腾,更乱。
后来,徐光瑛他们在南宁又成立了军邮局、邮电检查所、税务稽查所等。李宗仁、白崇禧等一见军统如此动作,也不由得引起了注意,白崇禧随即空降了侍从副官陈寿筠任税务稽查所长,因为税务这块太重要了,李白他们是不允许“外人”插足的。军统的四处偷偷摸摸的作为,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,但却也只能敢怒而不敢言。桂系抗日名将夏威,当时也正好在南宁,有一日,他拿起望远镜随意四处研究研究南宁周遭的地形,不料却在城南郊区一片农舍区里,看到了一个令他非常气愤的事情,只见几个军统人员绑着一位老大娘,凶神恶煞,口中念念有话,还时不时给老大娘抽一鞭子。夏威一气之下,把望眼镜扔给了副官,叫人备车,当下即赶往现场。怎料赶到了那里,人已不知去向,他则又立刻赶了回来,直奔徐光瑛办公室而去。
徐光瑛见十六集团军总司令的夏威忽然现身自己办公室,也吓了一跳,唯唯诺诺下,问明了夏威来意。徐光瑛现场当即下令放了那位老大娘,可是夏威仍不解气,一定让徐光瑛把那帮“作恶”人和老大娘叫过来。徐光瑛心里很不爽,但见夏威“凶神恶煞”的样子,似乎也只能照搬了,毕竟人家手里几万人马啊,而且还是人家的地盘。待徐光瑛把那伙军统人员和那位大娘唤到了办公室,夏威一个箭步上去就“啪啪啪”,当着老大娘面即给那三个军统尉官各一个巴掌,随后领着老大娘扬长而去,头也不回一个。
由于军统的作为不得人心,在与广西当地政府、军队之间,也慢慢出现了不合,尽管表面一切安好,但那已是貌合神离。国民政府高层为缓和矛盾,随即下令在南宁成立个军警联合办事处,任命李画新为处长,处址设在民乐路一带,并拨了一小队宪兵、一个中队保安队,还从三十一军拨了一个连的人过来。如此而来,军统才受到了一定限制,再也不好器张了。
1944年9月,日军二次入广西,南宁再次沦陷,南宁军统分站随即迁往百色。1945年8月日本投降,所有军邮局、稽查所、邮电检查所被裁撤,徐光瑛被免职后,因害怕被报复,连夜与乐松澄之妻便逃往了上海,最后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。而后,第三纵队随即被解散,改编入交警。乐松澄这时也收回了房子,但心仍有不甘,于是变卖房子,也去了上海。
徐光瑛被免了,纵队也慢慢解散,南宁的军统开始走向下坡路。1946年,戴笠因飞机失事身亡,军统被改组。南宁的军统,在李宗仁、白崇禧挤压下,遂走向没落。戴笠死后,虽然郑介民又在南宁偷偷成立了情报站,但已形不成多大风浪,解放军一入桂,他们更是闻风而逃,狼狈不堪。

点击量: